努力坚持奋斗的励志故事3则_神相似内容聚合网

  努力奋斗励志故事文章:幸亏那些艰难的日子你没有妥协

  作者:尚军
  你呆呆地坐在写字桌前,望着窗外逐渐昏暗下来的天光,眼里有泪,却强忍着没让它掉下来。就在刚才,你查到了高考分数,离你想去的大学差着两千公里的距离。不满20岁的你,曾经意气风发、雄心壮志,觉得只要竭尽全力,梦想就会触手可及。我不忍那么早就透露给你现实的残酷,也没有说服你“再试一年”。毕竟,你要走哪条路,终究要自己做决定。
  你并不情愿地进了那所普通的本科院校。你清楚地记得,到了学校门口,送你上学的爸爸还在问,“你真的打算在这儿上学吗?”你低头看了看脚下的路,刚刚下过雨,很是泥泞。你没有接话,拖着行李,继续往前走。原本乐观的你,开始变得沉默寡言,还有些自暴自弃。你觉得,人生只能如此庸常地过下去了,那就这样吧。
  你的青春期充满叛逆,对什么都很挑剔;你的身上长满了刺,同学们见到你都退避三舍。那天,我看到你又跟室友起了冲突,他们热闹地聊着天,把你冷落在一旁。你一个人去了网吧,在那个虚拟的空间里,跟陌生的网友宣泄你的苦恼。很快,你又学会了逃课,拿着父母给的生活费四处旅行。你对自己说,混下去吧,找个工作总是不难的,谁不是这样呢?
  那个中秋节,你回了家,离着学校有两个小时车程的一座小城。汽车进站要通过一个丁字路口,前方一辆金杯车与一辆载煤的大货车险些相撞,两个司机都猛打方向盘,金杯车翻了,大货车也翻了,整车的煤将金杯车掩埋。你吓坏了,因为遇难者中,有两个跟你同龄的大学生。你第一次看到,生命的脆弱。明天和意外,不知道哪一个会先来。
  收假那天,你要坐的那辆中巴车上,坐满了跟你一样要返校的学生。家长们里三层外三层把车围了起来,车挪得很慢很慢,直到送过丁字路口,家长们才慢慢散开。你在人群中,也看到了你的妈妈,两鬓有了霜华,脸上是不放心的神色。在那之前,她从来没有送你去过车站。你曾经以为,她或许对你也有些失望了吧。可是那一刻,你明白了,她的爱其实从未远离。
  回到学校,你决定考研了。那是一个艰难的决定——已经大三了,你的英语四级还没过呢。你买回了厚厚的英语词典,发疯一样地记单词。有同学私底下打赌,像你这样的学生,怎么可能坚持一个月?你听到了,什么也没争辩。只是,早上起床的时间提前了,夜里躺下的时间推后了。我也心疼你,总是跟你说,“别太辛苦了,要劳逸结合。”可是,我也知道,你荒废得太久了,你想把时间抢回来。
  几个月后,你真的过了四级;大三下学期,六级也过了。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,你继续看你的书。父母出钱,给你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床位,为了省钱,你跟同学挤在一个通铺上。只是因为,出租屋晚上不会熄灯。你觉得,只要保持这样的节奏,你的考研之路应该也会顺利吧。但是分数出来,还是差了一点。你默默地收起成绩单,开始找工作。终于,在一个没有人的夜晚,你放声大哭,说对不起父母的付出。我也忍不住,陪你一起哭了。
  毕业后,你租了个房子,白天上班,晚上复习,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,身体很快就吃不消了。有一天,你从公司出来,换乘公交的时候,感觉都快站不稳了。你给一个朋友发短信说,去他的考研,你要放弃了。朋友急匆匆赶来,给你熬了一锅小米粥。你躺在沙发上,听她让你听的歌,“最想要去的地方,怎么能在半路就返航……”
  第二年,你考上了,是你一直心心念念的那所大学的研究生。从小地方第一次去到那么大的城市,你的心里充满了惶恐和自卑。其他同学好像个个都多才多艺,唯独你什么也不会。他们教你打网球,你却连拍子都握不好。你常常想家,觉得生活并没有因为梦想的实现就灿烂起来。
  有一天,你的心情差到了极点,你茫然地走在马路上,差点被车撞到。幸亏一个朋友看到了,他搂着你的肩,把你送过马路。他陪你聊了整整一晚,他说,心情再糟糕也要好好走路,好好吃饭,好好睡觉。你第一次发现,这座陌生的城市,原来也充溢着人情的温暖。
  你研究生毕业了,留在了这座很多人向往的大城市。我想向你表示祝贺,可是,我看到你依然愁眉紧锁。刚开始工作,你住在地下室,房间里满是发霉的味道,长长的走廊幽暗得像没有尽头。每天早起挤地铁,晚上又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。夜里躺在床上,你常常问自己,什么时候才能住上睁眼就能看见星星月亮的房间?有好多个时刻,我都感觉,你就要撑不下去了。
  那天,上司突然把你叫到他的办公室。他问,“为什么每次给你临时安排任务,你都不抱怨,总是微笑着答应下来?”你自己也纳闷了,你总是微笑着的吗?你怎么可能没有忧伤的时候?头一天晚上,你不还在为第二天的工作任务发愁吗?那天下午,公司开会,你的职务晋升了。上司在会上说,他欣赏你这种乐观积极的态度,面对难题,百折不回。
  其实,上司并不完全了解你。你还是像当年高考失利一样,遇到困难会有眼泪;压力一大,就会想家;脾气也不怎么好,还是各种挑剔;你的朋友不多,仍然喜欢独来独往;但又会害怕孤独,总在有人陪你吃饭的时候才觉得没有被这个世界抛弃。
  可是,你似乎又跟当年不一样了。
  已经快30岁的你明白了,会微笑的人,运气总不会太差;你明白了,并不会有一条路,叫走投无路;你明白了,人生会有许多选择,即使暂时没有出现你想要的,也别轻易放弃;你明白了,总有一些人,是你辜负不起的情深;你更明白了,所有那些艰难的日子,一定不会让你白白煎熬……
  而我,也终于有勇气站到你的面前,跟你说声“谢谢!”是你在最蹉跎的低谷也不曾放弃,才给了我不断向上走的力量;是你始终怀揣着爱和希望,才让我收获了那些像亲人一样的挚交;是你从未停止对梦想的追逐,才真的等到了实现的那一天;是你善待每一份经历,不管顺遂还是坎坷,才让我的生命厚度一直累加。
  谢谢你,你就是十年来,那个从不曾妥协的我自己。
  因为你,才有今天的我。
  坚持努力奋斗的励志故事:所有苦难都终将完美涅盘
  作者:渊罗
  我们身边有很多好的故事,多到散落一地我们都想不起去捡。
  我的父亲是七二年出生的,九零年落榜。照爸爸说,复读一年肯定能考上不错的大学,但家里没有条件,兄弟姐妹 6 个,差不多都是结婚生子的时候了。被我爷爷一句“榜上无名,脚下有路。”打发去东北投奔大爷爷,大爷爷是军队出身,当时地位算很高的。
  背上蛇皮口袋,揣着奶奶烙的糟面饼,登上了北去的火车。当时是他第一次坐火车,淮安没有直通沈阳的火车,要到徐州转车。在徐州转车时,因为在月台上乱窜,被巡警发现,检查背包,发现几块糟面饼,就挥手,去吧去吧。
  到了大爷爷家,以为凭大爷爷的身份怎么也能安排个差事。但是大爷爷革命出身,从来没有为家里人谋过一点福利。儿女也都平凡的生活着,到现在最好的也不过是在银行工作。当时,大姑和二婶在家里糊火柴盒,挣点钱,我爸也就跟着她们一起糊。大爷爷看这也不是事啊,跟爷爷不好交代,大婶做生意挺赚钱,就说给点本钱去跟大婶学做生意。我爸就像是《人生》中高加林那样的人,放不下作为知识分子的脆弱的自尊,不愿意去吆喝,也确实没有经商天赋。摆了个杂货小摊,他却在一旁捧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,来人了也不知道招呼一下,得也不是做生意的人。在东北蹉跎了半年左右,连来回路费都没挣着。
  后来,又去了河北沧州,我姑奶的女婿,应该叫表姑父了(我们那这么叫),在粮食站做站长,爸去投奔他。这下该有个好事做了吧。我爸就去了面粉厂,面粉厂当时机器很老旧,一开机满天都是粉尘,眼睛都睁不开,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,硅肺,面粉厂工人的职业病。在那做了一两个月,实在做不下来。又踏上归途,这回总算挣着路费了。
  九十年代初,正是民工流开始的时候,村里不少人都去上海,广东挣大钱了。爷爷一看,你去上海吧,当时我二姑也在上海,正好有个照应。
  二姑托人在上海城郊给他找了一份工,肠衣厂。就是猪小肠,用来灌香肠的肠衣。当时还没开工,要先建场地,在地上铺上砖头,我爸爸要去很远的建筑工地上拖砖头。每天累的半死。终于,厂子建好了。开始工作,工作就是把猪小肠里的秽物刮出来。大家知道,肠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,那味道,臭不可闻,工作完那地方还是他们睡觉的地方。我爸只能在报平安的电话中说工作还不错,跟二姑说起来也只能这么说。
  老板后来叫他去专门托运小肠,从屠宰场,在四十里外,用人力三轮车。屠宰场总在半夜杀猪,我爸就得在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,骑着空车赶往屠宰场,屠宰场是流水线,猪肚子划开,猪心,猪肺搁这边;猪肝,猪腰子搁那边;大肠抛这边,小肠抛那边。我爸就得上去抢小肠,把它盘好,装车,装了上百斤。踏上归途,总得在别人工作前把它拖到地方。遇到爬坡时,死命踩脚蹬,轱辘也不转,爸总羡慕从身边飞驰而过的自行车,要是我骑车也能像骑自行车一样轻巧就好了。
  老板看大家工作辛苦,就买了条鱼,要犒劳大家。请旁边的老奶奶代为烧一下,大家都满含期待,结果端上来尝第一口就吐了,太咸了,不知道是搁了多少盐。“我知道你们都是卖苦力的人,要是不咸,这鱼不够你们吃的。”就是这么咸也得吃啊。
  “我一定不会一辈子做这种事的,我和他们不一样。”老爸当时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态在苦难中砥砺。也就是这样,半年后回家身上也揣了有 200 块钱。
  回家就张罗着结婚,毕竟岁数也不小了。在附近的小学里开始做代课教师,高中在当时也算是不低的学历至少教小学是足够了。当时教高中的也不过是淮阴师专毕业,现在的淮阴师范学院,那时候还是个中专。我爸做什么都比别人要强,就是代课也比正规师专毕业的正职老师好。当时广播操比赛。别班排队都乱糟糟的,你你你,快到自己位子上站好。而老爸的班级,喊着口号出列,随着音乐排好队。比赛结果自不必说。
  我大一些的时候,老爸就又重回上海,在一个小型的百货商店当售货员兼收银员。有的时候也无证驾驶货车拖货什么的。我也在当时,六岁前后去过几次上海,在上海“挣大钱”的亲戚确实不少。前后有二姑,小姑,我爸,姨父,舅父。我爸也在那个时候开始重拾课本,在别人打牌,喝酒,聊天的时候,背政治,看医书。参加自学考试,稍微了解一下就能知道,自考和成人高考不同,而是难得多,二十多门课程门门过,都要及格还要花好几年才考得完。爸愣是一天补习班没上,只是利用别人玩乐的时间学习,考进了南京中医药大学,大专学历。
  而后,一切似乎开始变好了。
  爸在上海当时拿 1300一个月,回到淮安当医生只有 450 ,我从乡下转到城里念书就花了他两月工资。我想这巨大的落差也肯定困扰了他良久,但选择医生这条路肯定比在百货商店更有前途。
  我有个情节记得很清楚,老爸对妈妈说:“要是我能在淮阴拿到 1500 块,就不用你工作了。”当时妈妈从乡下刚来城里没找着工作了,还在带一些以前在足球厂的活过来,手工足球,我也不知该怎样描述这样的工作。总之对颈椎,对手臂都有损伤,而且还有苯,会致癌。 10 年过去,早就不止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1500 了,当时的诺言现在看起来像是笑话,但未尝不是那个时间,对幸福的考量。
  我爸也绝对如一开始所说是个学霸,复读绝对至少本校毕业没有问题。执业医师考试全市第一,主治全市第三。然而就是因为走了很多弯路,耽搁许久。
  他规劝我不要像他一样走那么多弯路,可以说每一次听他说起:“你爸当年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,还不停学习。……”
  “我当时就想,我和他们不一样,我绝不会一辈子做这种事的。……”
  “你知道那个小肠又脏又臭,看着都像吐。……”
  “老爸当年走过的路,不希望你重走,太难了。……”
  “还好我坚持下来了。……”
  我都不禁泪流满面。说不得又要哭了。
  想到现在自己的堕落,却不由得在深夜中辗转反侧。每句话在耳畔萦绕,让我挣扎于彻夜书行的文字间。
  我爸有句话,我常能在他的笔记本扉页,在微信的签名上看到,“追求是信念,飘逸即人生。”执着信念的人,都终将成功。我早也想以此为创作的源泉,在电脑中留下《飘逸人生》的文件夹。但迟迟没有动笔,惶恐于幼稚的笔触,肤浅的思虑,还有待锤炼。
  我的父亲,苦尽甘来,而我也相信,家里的生活会越来越好,至少我现在就享受着不错的物质条件。
  我相信所有的苦难都是暂时的,而所有的结果都是辉煌的,人生无论经历多少苦难,都终将完美涅盘。
  努力坚持奋斗的励志故事:没有人可以替你做决定
  十八岁以后,我的路我要自己走。
  记忆中,这是我对我爹说过较狠的一句话。
  说完这句,我和他都愣在原地,谁也没吱声。
  老实说,我一直都不是一个太叛逆的孩子,从小到大,都没有做过大逆不道的举动。
  我没有像别的孩子那样,辍学不念到军队当兵,也没有拿着父母的钱任意挥霍,更没有说走就走背着吉他去流浪。
  高中时的我,像其他的学霸一样,所有的决定都是父母做主,包括穿着,包括朋友。
  但报考志愿的时候,我和家里人发生了剧烈的冲突。
  按我爹的想法,我应该贴着分数报,尽可能报一个分高的理工科,毕业好找工作,一副理所应当、耀武扬威的气势。
  而我自己,偏偏在高考前厌恶了理工科,发了疯一样,一心想报文科专业。
  我不知道当时哪儿来的勇气,也不知道这决定是否妥当,总之发报考单的当晚,我赌气说了那样一句话。
  过了一晚,第二天当我真正翻开志愿单,发现从提前批,到第一批、第二批全是选项的时候,我开始认怂了。我渐渐从任性之中恢复了理智。
  所以等真正涂写志愿的时候,我跟我爹说,我还是填你给我选的学校和专业吧。
  本以为他会因为我的顺从而高兴,至少也得小酌一杯,但他没有。
  当着我的面,他拿起两本厚厚的《高考志愿填报指南》,慢慢地用牛皮纸包上,捆好,然后走进卧室,放进书桌抽屉里,收起。
  末了,他郑重地对我说:从今往后,你的事情你自己做主吧。
  一直“被决定”的我,突然之间听到这话,最直接的反应不是兴奋,而是胆怯、心慌。这种态度,和赌气时说出“我自己的路我自己走”时完全不同。
  再看我爹,眉头紧锁。他说,想了几天他也想清楚了,就算最后帮我填好了志愿,可最终上大学的那个人是我;他无法替我承担。
  剩下拉锯式的交谈细节,都记不太清了,反正我当时的确是很无助,也对他的撒手不管表示了极大的不满。但没有办法,志愿马上要交,我必须从抽屉里拿出“志愿填报指南”,用了一整晚的时间,尽量把第一、第二志愿全部填满。
  即便到头来,我仍按我爹苦心调研的结果填报了志愿,但那仍是我大学以前,做过最重大的决定了。看起来有点荒唐,有些残酷,却令我终身难忘。
  我承认,在那件事以后的一年多的时间,我是记恨于他的。
  我无法理解他莫名其妙的撒手不管,更无法理解,他竟然真的把我十八岁以后的路,完全交给我一个人走。
  大学我说我要买吉他,他不干涉,说只要我可以坚持学下来就成。
  我说我想投钱炒股票,他不过问,只提醒我记得留些钱吃饭就好。
  甚至有一次我和别人约架被他知道,他也没有管我,只是淡淡地提醒我,成年人犯罪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。如此明了,深刻。
  当时我的心态,多少有些赌气的成分。但随时时间推移,他越是这样,我倒越可以认清现实,做事也变得谨慎起来。
  因为我知道,再也没有一个人,可以帮我出面做主,再也没有一个人,可以替我承担结果。任何事情,必须要自己来扛。
  随着自己慢慢成长,当一次次独自判断、理智分析后的决定让我尝到甜头的时候,我开始感恩他当时的果断。若不是他那时放手不管,我仍要大费周章,在社会上多走些弯路的。
  的确,做决定的时候,我们都希望有人可以给我们一个理由,有人支持,哪怕有人反对也是好的。我们并不是真正想要听取对方的意见,意见在这个时候并不是很重要。我们更多是需要一个命令,以及可以和你一起承担结果的人。
  然而,是不是非要有这样的人出现,听到了鼓励的话,你才肯鼓起勇气去选择?有时等到了这个可以和你共同承担后果的人,最终的局面,又有谁可以替你收摊?
  当读者让我帮他选择的时候,我通常回复:我可以帮你分析,但决定仍是要靠你自己。
  暂不说情感问题变化多端,即便是职业的情感专家,也无法从你的只言片语中获得解决的问题的有效方法,而是即便我帮你做出了一个决定,最终的事态也需要你来面对和承担。所以,这并非敷衍。
  我更希望我的故事,可以给你提供一些视野和经验,于生活之外,让你看到解决问题的另一种可能。
  我在北京有一个唱民谣的朋友,至今徘徊在各个酒吧,默默无闻。
  他说背着吉他北上,绝大部分原因,是当年一起玩音乐的朋友都特看好他,也呼吁他过来闯荡。
  可当他发现偌大的北京,竟听不到他一声高歌的时候,他才发现,怂恿自己过来的那帮孙子,没一个能站出来帮自个儿喊两声。
  没有人可以替你做决定,除你之外,皆是旁观者。那次,我是彻底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