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年轻人缺少玩命精神_神相似内容聚合网

  有一回,我拍的是南方发生的故事,来一个人说一口东北话,我都烦死了。你们能不能学南方话?如果你是一个专业的演员,你就应该具备这样的能力。你演哪儿的人,就说哪儿的话。

  过去张艺谋拍《秋菊打官司》,巩俐在山村待两个月,跟农村人在一起生活,挑水、做饭。今天的中国明星,谁能拿出两个月时间去体验生活?
  我们在北海道拍《非诚勿扰》的时候,我对日本工作人员说把监视器挪一下。他那个线捋得慢一点,结果他的组长一个大耳光打过去。他马上鞠躬。
  有一个日本工作人员搬器材时,蹭到中国摄影师的腿了,负责器材的组长把那个小子叫过去,一脚踹他肚子上。他爬起来就鞠躬。
  咱们这儿的年轻人也没干过什么,就牛皮烘烘地来了,这要在日本都得每天大嘴巴抽他。我们的年轻人,其实一点也不比日本人差。我们能不能有那么一点玩命的精神、荣誉感和对行规的尊重?
  当你提出一个要求来,韩国工作人员第一反应是:我一定要满足你的这个要求,我要是没有做到,我很丢脸。咱们国内的什么部门呢,他第一反应就是导演,这根本不可能,完全没法弄。”他其实就是怕麻烦。
  我现在的摄影师,经常会提出一些让很多部门觉得麻烦的问题,但是他是一个非常牛的摄影师。在中国,这样的人会被孤立,说这人真烦,真讨厌。
  我既没有家庭背景,也没上过大学,甚至高中都没好好上,我能干到今天,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,我非常的刻苦。从我做美术助理的时候起,我就想,除了把我这个事做好,我能不能还帮别人做一点?绝对不是说人家说一个事,我先说这个事做不到,太麻烦了。相反,我觉得终于给了我一个机会,可以让他们看到我有这个能力。我一路都是这么过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