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切抄捷径的行为,最后都被证明是在走弯路

  人们很少做他们相信是对的事,他们做比较方便的事,然后后悔。—巴布·狄伦

  一切抄捷径的行为,最后都被证明是在走弯路;一切阻挡我们的困难都应该正面解决,因为那才是走直线。—程浩《站在两个世界的边缘》
  百货公司的香水,95%都是水,只有5%不同,那是各家秘方。人也是这样,作为95%的东西其实是很像的,比较起来差别就是其中很关键性的5%,包括人的养成特色,人的快乐痛苦欲望。香精要熬个五年、十年才加到香水里面去的;人也是一样,要经过成长锻炼,才有自己的味道,这种味道是独一无二的。—林清玄
  没必要交很多朋友,因为不是所有人都会在你需要的时候站出来,相反很多蜻蜓点水的感情还会造成困扰。越长大发现在乎的圈子越小,这不是坏事儿,你只要守护好该守护的人就够了。就是这一小撮人,在你以为会孤立无援的时候,他们早就挺身而出站在那了。—苑子文
  我写东西通常有两种情况:一是我丢了灵魂,二是我想装逼了。—李宫俊《李宫俊的诗》
  我年轻时曾是一个性格暴戾的少女,把决绝当做美德,搞砸了跟很多人的关系,我爱过的和爱过我的都有。当我想起这些,忽然内心有所震动和钝痛,因为这其中也包括了那些我并不愿意失去的人。我跟自己讲,往后的日子里,现在存在于我生命中的情感,我再也不能搞砸了,一个都不行。—独木舟《新浪微博》
  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做,得不到别人的赞赏也没关系。—贝尔梅丽《海贼王》
  我认为,每个人都有一个觉醒期,但觉醒的早晚决定个人的命运。—路遥《平凡的世界》
  努力想得到什么东西,其实只要沉着镇静、实事求是,就可以轻易地、神不知鬼不觉地达到目的。而如果过于使劲,闹得太凶,太幼稚,太没有经验,就哭啊,抓啊,拉啊,像一个小孩扯桌布,结果却是一无所获,只不过把桌上的好东西都扯到地上,永远也得不到了。—卡夫卡《城堡》
  人的命就像这琴弦,拉紧了才能弹好,弹好了就够了。—史铁生《命若琴弦》
  为什么小说里的人物坚强又洒脱?因为作者常常大笔一挥白驹过隙,翻一页,起新章,她千帆过尽,往事随风。你的每个夜晚却要自己慢慢熬,上帝在一分钟里给你十个机会软弱,怎么都等不到那一句「许多年以后」。—八月长安
  人与人最小的差别是智商,最大的差别是坚持。—小川叔《扛得住,世界就是你的》
  不但感情,所有的事都是如此——没有偏执就没有新的创举,就没有新的境界,就没有你想也想不到的新的开始。—廖一梅《像我这样笨拙地生活》
  一个人未来能去哪,不是靠想象,而是靠今天你都干了什么、干得怎么样。—刘同《你的孤独,虽败犹荣》
  以前,陆续喜欢过几个人,无论别人如何说这些人的坏话,自己就是不愿意相信,宁愿被人骂是傻子。如果你也曾很认真的喜欢过一个人,你就能理解这种心情,不是不能接受事与愿违的真相,而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喜欢这个人是一个错误。
  人生,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,和生生不息的希望。—安东尼
  我常幻想着“风雨故人来”的境界,在风飒飒雨霏霏的时候,心情枯寂百无聊赖,忽然有客款扉,把握言欢,莫逆于心。—梁实秋《我的人生哲学》
  每个我毫无作为又毫无长进的白天,时间都往前走一点点,然后把我扔在原地。—八月长安《你好,旧时光》
  我本来愿意显露一下自己的学识的,而他们则千方百计地揭露我的无知。—丘吉尔